栏目导航

最新资讯

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辽宁11选5 > 新闻资讯 >

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2020-06-05 18:01

其实苏中辉这些日子已经改变了不少,在学业,篮球等方面取得的进步让他开始慢慢的自信起来,和杨丽的几次接触中,姐姐般的安慰和开导更是让他心中逐渐的有了勇气,尤其是那一句“做自己现在觉得对的事情。”更是让苏中辉入梦初醒,想很多事情虽然也还犹豫,但至少比原来好了一些,已经不是总那样拖拖拉拉了。也正是这样的改变,让苏中辉又重新燃起了对小桐的希望,或者在别人看来他真的很傻甚至于令人生气,可对于他自己来说,事情没有到了绝望的时候,他积攒了快三年的爱恋,根本没有办法消逝干净,其实想来也很简单,几年来对于小桐的伤心绝望,突然之间自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不管换作是谁都不会轻易的放弃的这突然得来的希望的,而在这种狂热之中,如赵茹,陈婕那样对自己的情感苏中辉又怎么能够理智的静下心来考虑。他也一直很懊恼自己的柔弱,如今想明白了要去相信自己的感觉,不能顾虑和想太多东西,而心中那最清晰的影子就是小桐,所以此时所谓的变得“坚强自信”却让他强硬的把赵茹的影子驱逐出脑海,而对于陈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什么感觉,无论是什么,与此时逐渐萌发的对小桐的希望相比,都显得那么无力和苍白。这天下午,苏中辉和队友们正在体育馆里训练,和武汉理工大学的决赛将在明天上午举行,三峡大学的主场,由于明天会有很多的新闻媒体关注,而且自己学校的同学朋友们都会来助威加油,大家自然是情绪高涨,努力地练习着,由于是决赛,赛前的时间多了三天,几天休息下来队员们已经去掉了身体的疲惫,加上轻松的恢复性训练,状态已经调整到了巅峰就等待着明天的比赛。苏中辉正在练习投篮,突然听到教练喊自己,忙把球扔给武政转过身来,却看见教练旁边站着三个人,苏中辉脑子有点发懑,那不是刘校长么,发生什么事情了还能惊动了校长?另外两个是杨丽和一个年纪在二十七八的年轻男人,那年轻人长得很文静,带着眼镜,一袭浅黄色的衬衫和休闲裤,苏中辉心里觉得奇怪和慌张,杨丽怎么会带人找自己,不是说好了不会泄露自己的事情么。校长也来了,不是要对自己怎么样吧。想归想,但还是快步跑了过去。杨丽看上去脸色有点尴尬和不知所措,轻微的点了一下头,眼睛就瞟向了身旁的那人,这更让苏中辉觉得莫名其妙,难道杨老师和眼前这人不认识?“你好,你就是苏中辉吧,很高兴认识你。”正在思索间一只手已经伸了过来,苏中辉忙也伸出手握住,但不知道要说什么,也只好点点头。“我们出去说吧。”旁边的刘校长笑笑说,又转过头对陈教练说了声:“麻烦了,打扰了你的训练,我一直想过来看看的,你们,可是给我们学校争光了啊。”“哦,没什么,都是大家努力。”陈教练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也很高兴,这个刘校长在大家心里面还是非常的敬重的,上面的领导这样夸奖自己的成绩,几年来的辛苦也觉得不枉了的。苏中辉心里想:“在这里你是老大你说了算,要我出去教练敢说半个不?”原来苏中辉大一的时候虽然也没有怎么的用功,但大学的考试毕竟不是很难,都能勉强的过了,自从上个学期眼前这个校长搞什么强化什么什么的政策,一个学期就挂了三门,六百块钱啊,苏中辉看见刘校长的笑容就像杨白劳看见黄世仁蒙娜丽莎般的微笑一样。校长和那年轻人说了声请,苏中辉和杨丽就跟着走了出去。走出了体育馆,刘校长问那年轻人:“要不到我办公室去吧。”那年轻人笑着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已经很麻烦您了,我想和她们单独谈谈。”刘校长点点头,说:“好的,我明白,那我就先失陪了,学校里还有一大摊子的事情要做。”看着刘校长坐着小车远去,那年轻人转过头对苏中辉说:“我们,到那里吧。”在体育馆对面过了马路就是一个现代化的体育场,铺着人工草坪和塑胶跑道,下午的这个时候体育场已经开放允许学生进去踢球跑步了,但和往常一样,看台上很少有人,那年轻人所指的地方正是那里。苏中辉心里很纳闷,这人怎么好象神神秘秘的,说句话还要这么挑地方,正想说什么,突然看到杨丽会意要耐心的眼神,也就跟着那年轻人朝体育场走了过去。上了看台找了没人有台顶遮阳的地方坐了下去,那年轻人轻咳咳一声,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询对苏中辉说:“我叫刘晓玄, 吉林11选5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希望你们能够保密。”一句话就把苏中辉骇了一跳, 吉林十一选五自己不是遇到间谍情报人员什么的了吧, 吉林11选5投注技巧转头看看杨丽,看到她脸上也有一阵子错愕,但很快平静下来,隔着中间的自己问:“我也知道你的身份不简单,不知道能不能透露给我们一些。”把手合起来放在膝盖上,弯了弯腰,刘晓玄原本微笑的脸变得严肃起来,郑重地说:“我是wdg的一员,直属于国家安全局,简要地说,我这次来是代表国家希望你们能够加入我们。”顿了顿,在苏中辉和杨丽呆滞的下继续说:“你们和蓝天使的比赛我们赛前就很关注,由于wdg的人才紧缺,而我们从事的活动都是高难度的,原来我们也曾想在毕业的相关研究生中吸取一部分人才,可是他们的素质不尽人意,后来我们又试着从活跃在网络上的黑客们中间挑选成员,在考验中,我们发现他们不但技术突出,而且非常灵活,创新能力很强,现在wdg中有好几个成员从前是网络上有名的黑客,这次你们和蓝天使的比赛我们仔细看过,虽然你们攻入服务器的方法很高明,但是却不是你们最厉害的地方,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有点不可思议,恩,关于你的事情,杨小姐是在组织的要求下说出来的,请你不要怪她,据我所知你们和蓝天使得比赛几乎完全是由你一个人操作,而且蓝天使得实力我们很清楚,我们想尽办法也找不到他们,而你,竟然一个人就能够击败他们,我们真的需要你这样的人才。”苏中辉虽然已经有二十岁,但心思并不非常成熟,突然之间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心里乱糟糟的时候,听到旁边杨丽问:“你们怎么能找到这里的?”“呵呵,对于我们来说不难,当然以你们的才能如果可以掩饰的话,我想我们可能没有办法查到,可是你们似乎一点也没有想到这方面的问题,如果我们再查不到你们所在的地方,那我们就没脸再待在wdg了,我们查到当天楼层的管理员,下面的事情,新闻资讯我想我就不用多说了。”刘晓玄侃侃而谈。苏中辉心里咯噔了一下:“自己怎么那么笨,上次不小心被蓝天使查到了还不长记性,这次又…wdg,自己也听说过这个小组,小道消息说是国家为了应付国外黑客的攻击一年前成立的,比较神秘。只是自己应该加入么,为国家做点事情固然不错,但这种生活适合自己么?况且还有好多事情要做。”这个时候又听到杨丽说:“哦,这件事情就看苏中辉吧,我的水平自己清楚,恐怕差的远,不可能加入你们的,这样吧,你们谈,我先走了。”刘晓玄也没有阻拦,点了点头,看来他也知道杨丽的水平不适合加入wdg,对她说了声:“多谢你了。”杨丽正要走,看到苏中辉盯着自己,有些无助,眼神中一片迷乱,就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相信自己,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嗯?”“嗯。”一会儿工夫苏中辉的眼神就清澈下来,轻轻地鄂首,笑了一下,看着杨丽远去的身影,心中默默地想:“要是她真的是我的姐姐就好了,一看到她鼓励的笑容,好像我就觉得没什么难事了。”他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被父亲和老师们放在一边,从来没有什么称赞和鼓励,慢慢的,潜意识里最企盼的就是一个长辈能够夸奖自己鼓励自己,而杨丽,正是充当了这么一个角色。刘晓玄干咳了一声调过苏中辉的注意力,严肃地说:“近年来国外黑客对我国的网站的攻击变得相当的频繁,甚至出现了一些黑客集团有组织有计划的从事盗窃我国机密的活动,由于我国的公共设施网络控制程度不高,现在还没有构成太大的威胁,但是,形势是严峻的,上级对这些已经相当的重视,所以才有了我们wdg,我希望你能够加入我们,为国家出一份力,我们的成员都集中在北京和上海,如果你同意加入我们,上面会把你调到北京或者上海的一所重点高校一边学习一边参与我们的工作,当然,这份工作并不轻松,我们不能暴露身份,而且有很多的章程由遵守,并不是007电影里的那个样子。恩,我知道你一下子决定不了这些事情,可以给你时间考虑,怎么样?”苏中辉扭过头不想对着刘晓玄的眼睛,脑子之中又开始乱了起来,自己心里不是一直想做些什么给爸爸看,给小桐看么,高考的成绩没有上重点一直让自己觉得有点不敢面对他们,这次有机会去上海或者北京的一所重点上学,对自己来说不是很好么?让爸爸看看,他一直看不起的儿子有出息了,也可以让小桐知道,自己做到了,那个时候小桐给自己补课的时候,自己承诺的话,一定会上重点。可是,可是为什么自己不觉得怎么兴奋呢,是因为自己不喜欢黑客那些东西么?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自己现在的所得,都来自于莫名其妙多来的过目不忘的本领,除了在计算机方面的知识外,自己还学了很多其他的东西,我,到底喜欢哪一方面的呢,好像真的没有想过阿,那,那自己到底要不要…对了,相信自己,我内心之中到底想要怎么办?”苏中辉扭头看了一下刘晓玄,低声的说:“我,不想加入。”刘晓玄愣了一下,忙说:“你不要这么早决定,再考虑一下吧,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啊,而且,去上海或者北京,和很多这方面的高手在一起研究对你技术的提高非常有帮助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发现苏中辉的神色有异,眼睛一直盯着前方,刘晓玄顺着看了过去,原来是一个身着运动服的女孩子在空着的草坪上练着棍法,头上扎着马尾,脸由于距离很远看不清楚,但身形极为婀娜,棍法也是相当的纯熟,扎实有力,一看就是苦练过多年。他不认识,苏中辉却是熟悉透了,刚才扭头的时候眼神一扫都那个女孩子的身上,他就知道是谁了,心里面不知道怎么的一沉,看着不很远处赵茹的身影在阳光下行云流水般的舞动,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脑海里登时就忘记了刚刚还在思索的事情,更是不记得身旁还有一个人。苏中辉见到赵茹舞刀弄枪的还是还是第一次,此刻虽然离得远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舞弄的棍子中烈气十足,丝毫不亚于一个男子,苏中辉脑海中想着赵茹那温柔的模样,和现在对比起来,竟然有一阵说不出的喜欢,可是心里又莫名的一种揪心的痛,仿佛要失去一些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那个时刻,自己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小桐的影子,自己,到底是因为谁心疼呢。就在这时,赵茹的身影一闪,跌到了地上竟是不动了。苏中辉心上就似突然被一颗从山崖掉落的巨石砸住一样沉闷剧痛,全身霎那间一凉,条件反射一般的站了起来就要奔到赵茹那里,脚不经意碰到挡着过道的刘晓玄的腿的时候,才回过点神来,嘴里坚定的说:“对不起,我不能加入wdg的,今天的事情我会保密,请你相信我。”也在不理身后有些尴尬的刘晓玄,直接从看台上跳了下来,跌跌撞撞的朝前面六七十米处的草坪跑去。“赵茹,赵茹,你怎么了?”苏中辉跑到赵茹的跟前,一边大喊,一边手忙脚乱的想把赵茹的身子翻转抱过来,他的力气奇大,抱住赵茹的肩头就拥在了怀里,眼睛所触及的,正是那说无比动人的眼睛,充斥着迷惑,惊愕,欣喜,激动……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掘了一道无法跨越的沟渠。

,,江苏快3


Powered by 辽宁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